都市邪王 新书更名通知

小说:都市邪王 作者:烈焰滔滔 更新时间:2017-08-05 21:00:33 源网站:人人小说
  同志们,应网站要求,书名改了,《超级护‘花’天王》改成了《最强狂兵》,大家搜索一下即可。.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

  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21364;?#30528;新生活的开始。

  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

  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逍遥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闲来无事还能调戏一下村里爱脸红的小姑?#38126;?#32467;果那该死的老头一个电话打破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对于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他根本没法拒绝,于是王铮踏上了前往首都的列车。

  “真憋屈,真新鲜,这老头子居然让我去给一个小妞当保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妞这么有福气。”保镖说白了就是男保姆?#38126;?#32943;定要?#36824;?#20027;呼来唤去的,这可让王铮心?#20982;?#23454;有些不爽,却又无处发泄。

  “下面开始播报宜城一周要闻简介。”

  火车站的电视里开始出现了宜城的那个龅牙‘女’主播。

  “周一,江宁银行抢.劫案嫌疑人已经在宜城落网,令人惊奇的是,警方一早便发现嫌疑人被五‘花’大绑扔在警察局大‘门’口,警方现在正在寻?#30097;衩?#30340;见义勇为者。”

  “周二,宜城辟乡希望小学宣布成立,?#34921;?#20986;资人从头至尾都没?#23567;?#38706;’面,这所希望小学也将成为北川地区规模最大的希望小学,预计可以解决一千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难的问题。”

  “周三,宜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汉方集团董事长徐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调查,一位?#34921;?#32447;索提供者向警方证明了徐明非法集资已逾四十亿……”

  听着这条条震?#25104;?#32463;的新闻,王铮那略微郁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就这样告别了宜城,不过还好,稍微留下了一点点值得回忆的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了检?#20445;?#28779;车上更是拥挤不堪,车厢里人满为患,王铮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座位边。

  ?#26696;?#20204;让一下,这是我的位子。”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男孩正坐在本该属于王铮的位子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正对着身旁的‘女’孩子说些什么。

  而那个‘女’孩明显不爱搭理这个眼?#30340;校?#22238;答都很敷衍。

  让王铮感到不爽的是,这个眼?#30340;?#26174;然听到了自己的话,抬起头i752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20982;?#30721;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下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邪王,都市邪王最新章节,都市邪王 人人小说!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31456;?#20316;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24418;?#19982;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6 下书网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16(s),Sqls:6,read:17,write:6
买足球
福彩极速快3官网 欧冠体育彩票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软件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今 pk10选号技巧大全贴吧 澳门赌场小姐拉客 mso篮球比分直播 福建快三遗漏一定牛 11选5准确定一胆公式 十三水大小排列顺序 在哪可以买天津时时彩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 河北快3预测 红姐880码报97期 c罗总进球数622